《《红楼梦》现代白话版[精品]》.epub

豆瓣评分:0.0
豆瓣简介:
赫赫的贾家的破败也是必然的。一个家族久了,积累的优势使得它不愿意创新,安逸也不适合人才的发生,于是出现败家子;一个家族久了,难免又跟别的家族发生纠缠不清的恩恩怨怨,即便靠着互相嫁闺女,也讨好不了别的家族。内有败家子,外有恶邻推,没有哪个家族能熬得太长久。一个家族大了,招惹的内外仇怨最后将埋葬了它。俗话说:“富贵不过三代”,良有以也。
贾家再后面的故事,即后面的四十回,全是姓高的等人续写,并不甚合原故事叙述者的愿意。那关于未来四十回的情况,小子根据原故事叙述者的本意以及学者们的研究推测,尽小子所能,逐一道来大致如下:
先说探春,探春是随后不久就嫁给了一个海外的番王,当上了王妃,以探春的才能、才华和气度,做王妃真是最有资格不过了,只是这婚实在是嫁的远,临走的时候,家人父母都到江边洒泪相送,三千里越海之行,似乎从此再不回返。探春似乎对这桩婚事不是非常乐意,因为实在是跑得太远了。所以,成就这个婚事的,大约也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的推波助澜,非要以此把她远远地撵出去不可。基于此,她于是可以入了薄命司了吧。
迎春则更倒霉,回到孙绍祖这个中山狼一样的淫棍家中,过了一年,就被折磨死了。整个关于迎春的故事不多,总之她是一个温厚迂讷的人,上边没有亲妈疼爱(邢夫人不能生育,她是贾赦的前妾生的),自己也没甚大本事,靠着夫家又如莺入鹰口,终于完成了一个富家女悲惨的平淡的结局。
惜春是个孤怪的人,而且对世事满有洞察力,能看到一些vision,于是在家族破乱之前,就闹闹着出家。于是终于出家去了,后来随着家族亡灭,更无了经济来源,沦落得古庙寒灯,缁衣(黑色的尼衣)乞食的地步,也不知是在庙里乞食,还是出去化缘求食。总之,保住了命,虽比被打被杀被卖强,却也一样薄命。
香菱一样是薄命的,终于被夏金桂大奶奶迫害至死,可惜了一个天真浪漫的女孩。
下面是非常难说的林黛玉的情况。在前八十回结束后不到一年,贾宝玉就奉妈妈王夫人的命搬出大观园去了。这么做,当然是为了防微杜渐,避免出现男女问题。随后出现的事情不能确定,就是贾母死了。贾母一直是为林黛玉保驾护航的,虽然知道黛玉的脾气是有点儿不好的地方,但那首先是比较小的时候,后来是越来越知书达礼,越来越淑女化了。贾母总的来讲是要把黛玉许配给宝玉的。这事在前文中多次有反映,而且二人结合已经是贾府里公开的秘密,很有眼力见的凤姐也拿黛玉要嫁给宝玉来打趣(固然是为了顺着贾母的意思),连贾琏的跟班兴儿都知道黛玉要和宝玉成亲。但王夫人未必在这事情上很主动,她在从前对晴雯大发雷霆之时,曾说晴雯是眉眼长得似林黛玉的,袭人前来报告,说要小心一点贾宝玉和林姑娘或者薛姑娘好了,出现男女之事,王夫人也是大为紧张。但若说王夫人会极力干预这桩婚事,非不叫黛玉配给宝玉,而换做宝钗,恐怕也会把王夫人和宝玉的母女关系极为激化。前者晴雯的事,宝玉和王夫人之间还没有翻脸,再来个阻挠林黛玉的事,怕是王夫人也不敢轻易做的。总之,没有证据显示王夫人会极力阻挠二玉的婚事。还有一种说法或者可能性,是皇妃贾元春下旨叫贾宝玉和薛宝钗成亲,因为从前元春在给贾府的姐妹们赐东西的时候,就把宝玉和宝钗的赐品订的级别相当高,而给黛玉的却没有这么高。但也缺乏足够的证据说明贾元春这么干了,传旨令宝玉和宝钗结婚,而且这么做也缺乏足够的理由。因为贾母是主张黛玉和宝玉好的,元春为什么会非要违逆贾母的意思呢。
从凤姐的角度来讲,也应该是希望宝玉和黛玉好更好些。因为如果换了宝钗和宝玉结婚,而宝钗是个有持家能力的,势必会削弱和剥夺王熙凤的家庭主管地位。
所以,上述一切推测都只能停留在根基有限的设想状态。我们唯一能比较确定地汇报给大家的是,自从贾宝玉搬出大观园之后,林黛玉的病情也就开始越发严重。实际上,在八十回的末十回里,黛玉已经露出了活不了一年左右的端倪了,眼泪越发少了,咳嗽愈见多了。我们能汇报给大家的是,终于,由于贾母的去世(这点也不能肯定),王夫人、薛姨妈在黛玉的婚事方面更持消极态度,黛玉和婚事就变得无限拖延下来,并且能见到宝玉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终于就病剧无力回天,并且贾菖、贾菱这两个(可能在赵姨娘的唆使下,为了打击贾宝玉)给黛玉暗中配了有毒或者不适合的药丸来吃,终于黛玉香魂袅袅,含恨而死了。
大约就是这样的。至于后续书者高老先生写的“调包计”,虽则说比较惊心动魄,但绝不合原故事叙述者的原意,并且也不合道理。调包计是王熙凤、王夫人、贾母合谋而做的,而我们说了,贾母和凤姐其实并不主张宝钗和宝玉成亲,二人不存在这个动机。至于宝钗本人,其实在跟宝玉好的方面,其实是很被动的,并无与黛玉争抢宝玉的主动性。在八十回的前文中已经表现得很显然,宝钗一直是疏远和和宝玉保持一定距离的。而且二人志趣完全不同,宝钗并无非得宝玉不嫁的动机。
黛玉病死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宝玉的婚事总得不得不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于是,在贾府上下的主持下,宝玉和宝钗成了亲。但是婚后的婚姻生活并不非常和美,宝玉眼睛里看着的是宝钗,脑子里遥远地想着的是黛玉。宝钗从这种角度来讲,也是落得了个薄命的。她着谁惹谁了,可以说宝钗是个比较完美和与人无害的人,处事处处值得称赞,却落得了这么个行同泥偶的婚姻生活。
随即发生了贾家的大祸事,时间大约是又到了中秋节,贾家的事事发了。第一件事是江南甄家犯法被抄家,将一些细软财货寄放在了贾府——准确地说贾政家里,这种窝藏朝廷钦犯家财的悖逆之举是贾家的第一宗罪,此二,贾赦跟贾雨村过从甚密,贾雨村从朝廷大司马的官儿降下来了,从前他曾经利用职权打击发配的那个门子,可能又不知怎样咸鱼翻身,把贾雨村胡判薛蟠杀人案给抖落出来了,此外还有其它徇私枉法的罪责,比如害破那个爱古扇子甚过自己的穷命的石呆子家庭的事等等,于是贾雨村被免了官,充军发配。而贾赦因为跟他有来往牵连,具体就是石呆子一事,于是也是落了罪。贾府这两个掌门人,贾政、贾赦都有罪。于是圣明的皇上追查下来,遭到抄家的修理,官也都丢了。东府——也就是宁国府的贾珍一家,也一并倒了。具体原因不知,但可以有的罪条是贾珍跟贾雨村也过从甚密。
从前贾琏就担心过跟贾雨村走的太近,迟早一天被牵连,如今果然落了实。贾母在这个抄家惨案发生的时候,由于惊吓,于是就飞陨了命(当然这一点我们不能确实,贾母到底是死在抄家之时,还是上文说的林黛玉病剧而死之前)。抄家的厄运也要了贾元春的命,这位皇妃看见皇帝把自己的老家抄了,出于惊惧,于是一下子也病死了。
有论者认为,贾元春应该是死在抄家之前,这样贾府没了保驾护航的人,才落得了被抄家。但可能写起来需要恰恰相反,若是贾元春先病死了,皇帝就抄了她的母家,这就显得皇帝太不念旧情了,是冷血坏人了,所以实际的写法恰恰更应该是我说的这种,以表现皇上大公无私。
作为抄家活动的一部分,贾府的上下家属都被关禁起来——类似双规。贾宝玉和凤姐,与其他人一起,被关在附近的狱神庙里,等待政府在完成抄家和对家里财物查证后,取得所有赃物证据,再行发落。这时候可谓人心慌慌,能有一点瓜葛的人都急着躲出去,唯独有两个人却前来探监。一个就是茜雪,茜雪从前因为贾宝玉的一碗高级的枫露茶被奶妈李奶奶抢着喝了,茜雪没看住,贾宝玉酒后迁怒于她,泼了她一裙子的茶,并且嚷嚷着要撵走茜雪。酒后宝玉虽然不这么干了,但是茜雪是个很有骨气的人,执意不肯留了,自己辞职而去。还有一个是红玉。红玉从前在怡红院当差时不被贾宝玉重用,遭晴雯等人喝骂,于是投奔了凤姐的门下,做了得力的大丫鬟。如今,这两个人,都跑到狱神庙来探望贾宝玉。想来贾宝玉在此时非常受感动,因为这时候他们在狱神庙里基本已经没粮了,过着啃酸菜和打地铺的生活,好在有这两个从前的丫鬟送来好吃的。真是世态炎凉、冷暖人知啊,真正能够拔刀相助的却是那些有骨气从前不容于人的人。
从狱神庙出来之后,凤姐的悲剧随即开始了。直截了当地说,她是被贾琏休了。贾琏愤恨凤姐,大约是从尤二姐的死开始,而这次抄家,受恩于那些了不起的官府公人的调查刑讯,凤姐从前干过的坏事也就一一暴露出来。其中包括替净虚师太包揽诉讼,收了其三千两银子,应叫长安守备退了与张财主的女儿的婚事,使得后者改聘给李衙内。另外,叫张华(原尤二姐的老公)乱告状,也大约是一桩罪吧。还有,就是从前周瑞家的女性冷子兴,跟人为一个古董打官司,周瑞家的求凤姐帮忙,于是凤姐帮了,当然是打着贾琏的名义干的。如今贾雨村案一爆发,冷子兴大约也是在贾雨村的帮助下罗织对方罪名打赢了官司,抢了人家的古董,于是冷子兴被牵扯出来,随即为其帮忙的贾琏也被牵扯出来——而这又是凤姐背着贾琏干的。总之,这些事一出来,贾琏和凤姐之间的夫妻感情彻底破裂,从前仗着老贾母在,贾琏不敢休凤姐,也不敢也尤二姐报仇,现在沦落到破家的时候却可以了。于是,就把凤姐休了。
所谓墙倒众人推,凤姐因为争强好胜,在一帮管事媳妇和下人那里,早就被恨得痒痒的,而东府里的尤氏、贾珍、贾蓉一干人因为尤二姐的死,也跟凤姐的关系冷落了,于是被休后的凤姐彻底成了孤家寡人,沦落到受尽了别人的白眼,自己被迫干活扫院子的地步。她开始在雪天里回顾自己的“罪恶”的一声,方才感觉到自己大错特错了,对不起许多许多人。本来她就有病(有妇女病,一度下红不止,七八个月才好),于是大病不起,想着回到老家金陵去死,终于也许还没到金陵,就病息奄奄地一下子赴了黄泉。
这是凤姐的悲剧结尾。
凤姐的女儿更倒霉,覆巢之下没有完卵。当时许多亲属和丫鬟都不免被收走归官府或者卖掉的命运,而凤姐的女儿巧姐,在不良分子的落井下石的谋害下,被拐卖到了妓院里。没钱不能赎出来。这时刘姥姥出来了,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的时候,凤姐慷慨解囊,按照对老亲戚的老理儿,给了她二十两银子,够一家人活一年的了。后来两次进大观园,凤姐都跟她很亲热。于是刘姥姥见义勇为,花钱想办法,把巧姐从火坑里脱离出来。出来之后,也没个人家依靠啊,就把巧姐安排娶给了自己的那个傻孙子——伴儿。
伴儿却落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从此巧姐在这荒村野舍里,过起了贫民媳妇的生活。
袭人是什么时候离开贾宝玉的,大约也不能确切地说清了。应该是在抄家之后吧,贾府完全败散了,子孙流散,更再也养不起这些个丫鬟仆人了,于是残存下来的,都要发送出去,能回老家就回老家,能出去配小子就配小子,或者没人罩着的就被卖了。贾宝玉已经有了薛宝钗这一个媳妇,就足够白吃白喝消耗生活费的了,于是其他丫鬟们都不能要了。当时大约袭人还没有被正式公布任命为妾,于是宝玉或者其他人(长辈)也就让袭人走了——出去自己择夫而嫁去吧。
袭人临走,对宝玉说:“好歹留下麝月。”麝月是个爱干活、朴实,但是能说会辩的。于是,宝玉勉强把麝月留下。就这样,麝月伺候着他和宝钗。
袭人是怎么嫁给蒋玉菡的,似乎也没有可靠的证据说明其过程了,只是知道的是,从前这个戏子蒋玉菡跟宝玉互换汗巾子,贾宝玉给了他的那个巾子,其实是袭人自己带过的,于是就这么间接地跑到了蒋玉菡那里。这大约就是千里姻缘一条巾子牵吧。袭人竟和蒋玉菡成了婚。
蒋玉菡本是忠顺王府里的玩物,后来逃跑过,王爷派长史来贾府这里寻,害得宝玉挨了一顿打。也不知蒋玉菡后来的情况如何,有没有被中顺王府抓回去,但既然和袭人结婚了,那大约也就结束了在中顺王府里当gay的职业。
蒋玉菡这人混的不错,袭人跟他的生活达到了接近中产阶级的水平,就像贾宝玉和薛宝钗的幸福生活日益在抄家后沦落为无产阶级的水平。最后,俩人实在无产了,贾宝玉就携妻子薛宝钗女士,跑到蒋玉菡家来过活。袭人和蒋玉菡一起供奉照料他俩,而贾宝玉则此时开始萌生出家的念头。
这本来是早就欠下给林黛玉的,贾宝玉曾经对林黛玉说过:“你死了,我就当和尚去。”当林黛玉死了以后,贾宝玉曾经到黛玉的潇湘馆去看——那时大观园里都已经该搬空了——但见那些竹子是落叶萧萧,寒烟漠漠,一派凄凉。宝玉一直没有兑现当和尚的承诺,而是和宝钗组建了小家庭。现在,似乎这个小家庭已经再也没甚可被留恋的了,既然宝钗有袭人一家照顾着,那自己也没有后顾之忧了。于是贾宝玉在某一个雪落无痕的夜晚或者晓风凄清的早晨,就携带着自己的那一枚玉,悄悄地别离了宝钗和袭人等,去到一处不为人知的僧院里,削发为僧了。
宝玉当了一段时间和尚,这天遇到一个跛脚道士,那道士又胡念了一些歌,宝玉方才知道自己本是青梗峰上一块无用的补天剩下来的石头演变成的——或者也许准确地说,他的那块玉是这块“恨无补天才”的石头幻化的,于是跟着跛脚道士,飘然而去,直到青梗峰下,撒手不归,无影无踪了。
这故事的开始是从贾雨村那里,结束也归结到那里。贾雨村丢官治罪,充军期满后,到荒山修行,看见青梗峰上这块大石头,上面刻着一部《石头记》,就是我们这部书里的全部故事。贾雨村读着这些,不知有何感想,又悟出了什么。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贾府子孙流散,其中唯一有一些成就的,是李纨的儿子贾兰,当然他有成就,应该是贾宝玉沦落为无产阶级而出家之后了。他大约是长大有了些军功,帮着拿了反贼,平了戎狄了,于是落得了一定的爵位。这是唯一的一个有点出息的人,但是不久,李纨老寡母,虽然戴上了凤冠霞帔,却也没高兴几日,就老病而死了。
在早期的版本里,史湘云的故事是这样的:原故事叙述者没敢说贾府被抄家,而是自然地破败了,因为是自然是慢慢地破败,所以贾宝玉也没遭受太大的精神打击(像温水里煮着的青蛙有好死不如赖活着的精神),所以也没打算出家,而是和史湘云结了婚,岁数也越来越大了,但是宝玉日子沦落得非常穷苦,住在看街的士兵的木棚子里,靠着拾煤核去卖为生,过着近乎扫大街的生活,但是两人白头偕老。后来,原故事叙述者打算写成抄家了,并且随和叫贾宝玉出家了,这样再跟湘云结个婚也没意义了。所以就叫当年贾宝玉从张道士那儿得到的大雄金麒麟,不知怎的转落到了卫若兰的一个公子哥手里。而湘云也是戴着一个母的小麒麟的,二人通过家族说媒,定下了婚事,两个麒麟到在了一块儿。但是好日子不长,卫若兰就像兰花一样,悄悄地来,又悄悄地殒命而死了,于是湘云就落得了一个单飞守寡的结局。关于史湘云,大致就是如此了。
妙玉,妙玉是个有洁癖的人,心比天高,贾家被抄破败之后,她也无法在大观园里的拢翠庵待了,依旧南下回故籍,结果到了长江的瓜州古渡口,遇上了坏人了。当初妙玉离开家乡北上,就是因为不容于当地权势家族——妙玉祖上也是做官的,但是落败了,新崛起的权贵就欺压她们,这次遇上的坏人,不知是不是还是那想吃天鹅肉的权贵家族,或者是一般的车匪路霸,总之,妙玉被他们抓住,卖到了妓院里。唉,这个冰清玉洁的人,就竟沦落得入了污泥了。从前贾宝玉来了,都不配用妙玉的高级古董的茶盏饮茶,现在随便是谁,有一两个钱的,就能过来嫖她了。这是最薄命的。
所谓红楼,就是“红楼富家女”的截取意思,红楼之梦,到此也就彻底残冷在晓风残月中了。
分享链接为https://pan.baidu.com/s/1S0Hb1FwCGsyrLeUKywRHFg
分享密码: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